中文 English

AI博士從無人問津到備受追捧,陳宏揭秘中國產業變遷史 | 《中國企業家》

時間:2019-07-12

陳宏認為,當很多技術發展不成熟時,個人再努力也沒有用,而現在時機終于來了,陳宏也以一個投資人的身份參與到這場技術變革中。


文 | 《中國企業家》記者 李碧雯

編輯 | 馬吉英


熟悉陳宏的人通常不會以職位來稱呼他,而會稱他為“陳宏博士”,但是很少有人知道陳宏博士念的學科是人工智能。


陳宏是漢能投資集團董事長兼CEO。


“1991年當我拿到人工智能博士的時候,人工智能博士是找不到工作的,而如今人工智能的博士出來一堆人去搶。”陳宏認為,當很多技術發展不成熟時,個人再努力也沒有用,而現在時機終于來了,陳宏也以一個投資人的身份參與到這場技術變革中。


“創新是一個機會,創新在資本的支持之下,是一個巨大的機會。”讓陳宏印象深刻的是,在短短幾年時間里,人工智能創業公司如商湯科技、Face++已經變成估值幾十億美金、逐漸接近百億美金的公司,追平了行業中發展幾十年的元老。


另一個讓投資人將目光聚焦的領域是企業級服務。


陳宏介紹,美國上千億市值的企業級服務企業大概有6家,上百億市值的有20多家,10億美金以上有30多家,而國內目前還沒有出現超過百億市值的企業級服務公司。


中美之間的差異、人力成本的上升都為國內企業級服務市場帶來新機會。據陳宏介紹,最近兩年漢能投資集團企業服務領域交易超過28億美元,服務的企業包括金山云、芯盾時代、銷售易等。


在7月8日由《中國企業家》雜志社主辦的新領袖創新大課暨2019(第十九屆)中國企業未來之星年會上,陳宏分享了他對于國內企業級服務市場機會的研究和看法。


以下為陳宏演講整理(有刪減):


中國過去的20年,我們享受了消費互聯網的發展,下面的10年、20年我們將會享受科技的力量。


中國風險投資和并購市場爆發的十年


從2009年開始到現在,左邊藍色是投資數量,紅色是投資金額,可以發現到2018年,整個投資金額基本上是非常健康和快速地發展。VC、PE行業中大概有1萬多億人民幣是投在股權里面的,這個量實際上不小。


我記得2003年,投資圈、VC圈開年會也就是三四十個人坐幾桌,全中國90%的投資大佬都來了。今天VC/PE界從業人員應該有二三十萬人,可以感覺到巨大的市場,巨大的資金量投入到了這個行業。這也是為什么在消費互聯網這個行業里面,很短時間內就創造出來獨角獸,并且創造出非常偉大的企業。因為在互聯網特別是消費互聯網里,“贏者通吃”這個概念是根深蒂固的。資金的加碼與創業者的夢想合在一起可能就能建造偉大的企業。


1.2019年投資為何下滑?


2019年,投資數量和投資金額都急劇下降,我個人感覺歸于幾個原因。


第一,很多企業上市后開始破發,現在市值低于上市之前估值的情況屢見不鮮。


第二,過去中國發展有兩種資本一直幫助企業發展,一種是美金資本,很多中國上市公司都是用美元基金投的,最近幾年也有很多人民幣基金崛起,加在一起是這個總量。而2018年資管新規實施以后,很多人民幣基金在融資方面出了很多問題。


第三,中國經濟環境的影響。很多人民幣基金LP跟美金不一樣,美元都是養老基金、大學捐贈基金等長線基金比較多一點,在中國也賺了很多很多錢。但是人民幣基金很多LP除了政府以外,就是大型企業家。大家注意到在過去12個月,很多有資本的大型企業家都沒錢了,這也導致了投資金額在2019年有下降的趨勢。


2.并購交易活躍背后


另一方面,并購交易并沒有減弱。VC和PE旗下一些基金到期要退出,我們發現很多公司被賣掉,實際上是VC和PE在退出訴求之中所產生出來新的訴求,就是找買家去融資,結果買家覺得這個企業不錯,希望能多參點股或者直接買下來,大家覺得價錢不錯也就退出了,所以這個市場的交易量在逐漸地增加。


這些因素加在一起就導致了第一張圖,資金大量出現。但是大量的錢在這里面不是投高科技的企業服務的公司,真正拿到錢的都是消費型公司,包括螞蟻金服一次就可以融到140億美金,這就是我們所看到的在行業里面的一些狀況。風險投資和并購在過去十年之中對整個中國的消費互聯網增長起到巨大的作用。


中國消費互聯網二十年


從最早的1997年,像網易、搜狐這樣的公司開始創業,基本上開啟了互聯網的局面,到1999年的時候阿里巴巴、騰訊、百度創立,也就是現在的BAT。那個時候是網吧時代,出現了各種各樣的社區。同時在應用層面,像攜程這類公司產生,利用互聯網的技術使得我們訂票各方面變得更加簡單。


2003年、2004年以后,新的家庭時代就開始產生了,家里的PC變得越來越普遍,又有一堆新的公司產生,如京東、唯品會等。


在2009年、2010年,特別是隨著蘋果手機的出現,手機跟我們隨時隨地在一起,新的模式就產生了,比如知乎、今日頭條等。今日頭條產生的時候做得非常簡單,就是通過AI技術,讓讀者根據喜歡的東西來閱讀。那個時候其實新聞端已經很多了,像搜狐新聞端、新浪新聞端、騰訊新聞端,但是作為一個新的公司,今日頭條利用新的技術和新的方式,突然就產生了流量。今天今日頭條不管從營業規模還是市值/估值上來講,在中國互聯網公司排前三應該沒有問題。



1.移動互聯網帶來的創業機遇


當移動互聯網的出現帶來了支付的可能性,像微信支付、支付寶就像是隨時可帶的支付錢包,使得我們購買服務變得更加容易。


如果是做傳統to B的企業服務,你會發現每一個客戶你都要去銷售,這樣你的銷售能力各方面都蠻難的,而隨著移動互聯網出現,只要產品足夠好,APP就可以迅速變成你的銷售渠道。再加上有微信支付和支付寶,增加了應用的收費能力。所以在移動互聯網領域有很多年輕人創辦的企業在很短的時間(兩三年)之內變成了一個巨大的企業,像拼多多就是屬于這類。


2.投資人的好時光 


中國消費互聯網過去的20年給我們帶來了巨大機會,也給投資人帶來巨大回報,這就是為什么到今天為止美元主流基金融資還是比較順利的,因為隨著中國人口紅利的增加,移動互聯網各方面的完善,國外投資人賺了很多錢。


中國互聯網很多企業,商業模式非常簡單,我是百度,就像美國的Google,投資人一聽就明白了。在這個時候國外的投資人,特別是美元投資人就追逐有夢想的創業者,給他們提供大量的資金,使得他們在很短的時間之內能跑到行業頭部,頭部效應使得他們可以阻止其他新興企業的發展。這就是為什么投資圈會聚團投資好企業的原因。


中美科技企業格局對比


美國排名前20名的上市科技公司中,to C跟to B是平分秋色。而在國內,前20名上市科技公司中,主流的還是to C的企業,to B相對比較小,像科大訊飛、用友網絡等,實際上市值還沒有超過100億美金,這方面中美之間差別非常大。


1.創新+資本=中國科技企業迭代


在中國的信息化過程中,跟美國相比,能列出的企業服務的名單還是非常少的。我記得第一次跟軟通動力合作的時候,他就三四百個員工,現在都是4萬~6萬員工這樣的規模企業。這些企業發展是非常快的,但是在資本市場上沒有享受到to C企業那樣的高估值。


這主要有兩個原因。一方面可能這些公司PE市盈率也比較低,整個國內企業服務類的公司還沒有得到那么多的欣賞;另一方面可能投資人比較少,價格炒不起來。


但是不管怎么樣,中國互聯網技術一直在革新,也一直在迭代。從90年代用友、金蝶、東軟到新一代科大訊飛、啟明星辰,今天在整個科技行業里面把它們叫傳統企業。


但是我們也會看到另外一波企業,比如人工智能公司商湯科技、Face++,其實已經在這個行業里面變成估值幾十億美金、逐漸接近百億美金了。


短短幾年,這樣的企業的營業規模/估值已經逐漸追平了在這個行業里面很多年的元老了,所以創新是一個機會,特別是創新在資本的支持之下是一個巨大的機會。


2.企業服務類項目的中國機會


除了中美之間市場的差距,不斷上升的人力成本也為企業服務類企業帶來了機會。


首先,國內人力成本越來越高,過去出現了一個問題就把一大堆人丟進去,我覺得這種方式已經很難去處理復雜的問題了。


其次,人力成本增加很快。以前工程師很便宜,現在一個工程師的薪水越來越貴。在這種情況下提高經營效率是企業服務軟件和高科技技術最重要的任務。


現在講產業互聯網,隨著人工智能技術的提高,需要把傳統很多分散的資產等用高科技的技術連在一起,進行大數據分析,提高數據使用效率。而且隨著全球人口紅利消失,光靠人的成長,已經到了一定階段,to B這個方面也開始進入平臺化的過程。


此外,當很多技術發展不成熟時,個人再努力也沒有用。我記得1991年拿到人工智能博士的時候,人工智能博士找不到工作,但是現在時機到了,它就有這樣的市場。


中國現在在大量鋪5G,因為5G可以跟4G兼容,很多在4G上想象不到的一些應用產生了,我覺得這也驅動很多創新者進行創新和創立公司。


以云計算為例,根據Gartner的數據,美國云計算市場規模目前為908億美元,而中國只有34億美元。這說明什么呢?市場非常大。我們服務了很多云服務的公司,發現不單單是BAT在做云,包括用友、金蝶都在做云。


5G出現以后也會進行大量的光纖鋪設,后端也要非常強勢。在這個情況下其實想象空間還是蠻大的,這就是為什么云的公司最近特別熱。


看一下美國上千億市值的企業,上百億市值的企業有20多家,10億美金以上有30多家。而國內上面兩個框基本上空白的。如果這是空白的,大家認為這里面有機會,所以VC、PE會跟著進來。


to C與to B 的三大差異


1.贏者通吃VS逐一攻破


to C和to B有一個巨大的區別,to C追求的經常是一個應用程序迅速成為行業第一名或者第二名,把第三給干沒了。在移動互聯網上可以通過APP來杠桿它的銷售能力,快速發展,然后用資金補貼方式讓它得到更多用戶,只要12個月的留存率達到25%~30%以上,每個活躍用戶每天有一定時長的使用,那么活躍用戶數×時長就是這個公司的價值,所以“贏者通吃”這就是消費互聯網里典型的特征。


但在企業服務里面就并非如此了。你把一個產品賣給招商銀行、工行,你得一單一單去打,跟他的CIO去打交道說服他們。所以你不可能像消費互聯網成長那么快,每一年幾倍成長,可能50%、100%就是非常不錯的數字了。


不過to B企業的發展不會大起大落,一旦進入以后,它的可替代成本會增加。而且這類企業沒有辦法贏者通吃,可以多家并存,風格各不一樣。


2.消滅對手VS變成隊友


to B需要有很多線下的銷售團隊,這個時候作為一個CEO來駕馭一個很龐大的線下團隊——不管這個團隊是直銷還是通過渠道,需要的管理能力不太一樣。


行業領導者想要進一步發展的時候,它有兩個選擇,要么建立自己的團隊,把這些競爭對手一一打掉,要么使他們變成我的一部分。基本上美國主流的企業服務公司都是通過并購產生的。


企業服務里允許多產品多子品牌,而在消費互聯網里面,像騰訊有一個微信就可以了。


這也給投資者帶來了一些機會。像消費互聯網時代,某幾個投資人集中投了幾個頂級企業,賺得一塌糊涂,而另一些投資機構則血本無歸,在企業服務投資中,事情發生了變化。


3.低毛利VS高毛利


在商業模式上,中國消費互聯網最賺錢的模式還是廣告模式,百度實際上是一個廣告公司,騰訊主要是廣告來賺錢的,阿里巴巴實際上是商家排名,也是廣告公司。這些公司相對來講利潤率就比較高。做交易的這些公司,毛利率比較低一點,像京東就是典型的例子。


而在企業服務里面,一般企業毛利率都比較高。毛利率達到百分之八九十都是很正常的。


我們認為未來是美好的,行業會有巨大的空間。在這個行業里,也會像之前二十年消費互聯網一樣產生巨大的公司。


5月1日足彩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