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English

漢能投資陳少民:以史為鑒,科技冷戰下的中國半導體投資機遇

時間:2019-06-26

半導體產業作為關乎國家戰略安全的關鍵性領域,在目前國產替代的大趨勢下,系統公司對國產半導體廠商全面開放,而摩爾定律在工藝上逐漸趨近極限,也給了國內初創企業全面追趕的機會。成長期的中國半導體產業具有大量投資機會有待挖掘,沉淀資金能力強,投資回報高。科創板近期開閘,也提供全新的退出路徑,中國半導體將迎來產業發展與投資的黃金機遇期。


中國半導體歷史進程處于哪個水平?目前行業的發展趨勢如何?貿易戰只涉及貿易嗎?中美貿易戰對半導體行業來說帶來的是機遇還是挑戰?


2019年6月21日,由漢能投資與北京半導體行業協會聯合主辦、中關村科技園區管理委員會作為指導單位的“芯路新視界——2019半導體產業與資本高端論壇”上,漢能投資董事總經理、上海交大及復旦大學客座教授陳少民做了“科技冷戰新局半導體融資前景”的精彩演講。


演講要點:

以下為精彩內容實錄:

漢能投資董事總經理、上海交大及復旦大學客座教授陳少民

下圖是我在斯坦福教書的時候做的分析統計。2018年是集成電路發明60年,在過去60年當中,硅谷的半導體公司衍生成為一個生態圈,分類為六個產業:包括底層的半導體、系統軟件、半導體設備及周邊,中層的網絡設備和系統整機公司,以及最上層的互聯網公司。


(過去70年硅谷形成半導體生態圈)

2018年硅谷前50大上市公司,年銷售收入將近1萬億美元,再加上總部不在硅谷的亞馬遜和微軟,美國的信息產業,所影響的GDP規模大概是35萬億到40萬億人民幣,而中國2018年的GDP約是90萬億。


芯片1元的產值可帶動相關電子信息產業10元產值,帶來100元的GDP。芯片被形象地比喻為國家的“工業糧食”,是所有整機設備的“心臟”,是信息產業的核心。早在上世紀80年代,美國就將半導體產業列入國家核心戰略產業之一。從過去全球半導體產值變化率和全球GDP變化率來看,半導體產業與宏觀經濟,利率波動,國際油價,地域政治等因素強相關,直接表現為與全球GDP走勢緊密相關


01科技冷戰是新興大國崛起必須面對的挑戰

縱觀世界史,在公元前大帝國:亞述、巴比倫、波斯、希臘及羅馬,以及過去500年帝國:西班牙、英國、德國,及現在的美國。在這些帝國當中,每一個帝國的最強盛持續時間不會超過150年。


將一件事情去回歸歷史的話,你會發現很有趣的現象——歷史是重復的歷史具有必然性和偶然性,從近代的500年的大國崛起中,我們看到在19世紀美國和英國的之間競爭,英國對美國實施高科技禁運,直到美國崛起,中間過程持續超過30年。歷史會說話,幾乎每一個大國的崛起都是這樣,新興國家崛起過程中必然會受到原有大國的全面封鎖,過程會持續30~50年。


美國選舉。特朗普依靠搖擺贏得2016年選舉勝利,80年代開始的全球化浪潮中,美國制造業海外轉移,造成現在搖擺州失業率高。面臨2020年的下屆總統選舉,特朗普贏得選舉的關鍵,就是要讓工作回來,而貿易戰很重要的目標就是要讓工作回歸。


在人類歷史上,高科技的產值非常巨大。第一次的工業革命發生在1860年英國,以蒸汽機為代表。第二次是美國,19世紀末,主要是內燃機和電力。第三次是70年代,發生在美國的半導體為代表的信息技術革命。三次工業革命帶來的高科技,所產生的結果:第一個是GDP,第二個是國防,第三個是高效率。目前中國GDP已經達到美國60%左右,全世界都不得不正視中國正在崛起的事實。


02中國正迎頭趕上,須承認中美差距非常大

中國半導體產業在一直保持高速成長,特別是設計行業,大概以每年15%在增長。2018年中國大大小小的半導體設計公司大概是1700家,從銷售額總計大概是3000億元,占據全球半導體產值約10%。海思、紫光進入全球前10大設計公司,中國一共有10多公司進入全球前50大設計公司。

 

(中國與國外半導體產業商業模式對比)

從2018年全球半導體銷售排名來看,美國在全球前10大半導體公司當中占了7家,中國沒有一家入選,主要是中國缺有影響力的IDM公司。IDM公司銷售額,占據整個半導體行業73%,影響非常大。相比韓國只有5000萬人口,卻有三星和海力士這兩家公司,影響非常大且,非常集中。我們應該仔細思考一下這個事情。


03半導體產業發展的四大挑戰

根據不同的統計以及與一些CEO的訪談,總結下來,今天半導體很大挑戰在四個方面

硅谷前50大的公司,平均一年的R&D大約20%。他們做100塊錢的生意拿20塊錢來做研究。Intel一家公司一年的R&D費用約130億美金。跟大基金五年以來對全國半導體公司的投資幾乎等量,所以差距非常可觀。

(2018年半導體企業列表)

資金方面,中國對半導體行業的投資總量少,且效率低,體現在重復性投資太多,而且沒有主導。這是中國半導體的一個實際狀況。


04半導體未來成長的三大新興機會

首先是5G+AI。5G剛好是4G迭代,5G帶來一波換機潮,刺激半導體公司新一波成長。另外物聯網和AI產生新的商業模式,有互聯網公司提出需求,需要半導體公司來撐底,我們已經發現很多案例,國內百度以及阿里巴巴自己做芯片,國外谷歌、亞馬遜也自己做定制化AI芯片。因為AI市場巨大,直接面向終端消費者;另外AI是新興需求,現有商業化芯片不能滿足互聯網公司對AI的需求。


另一個是國產手機芯片進口替代。手機是最大的半導體市場,全球前十大品牌中除了三星、蘋果、LG都是中國公司,而這次美國禁運芯片,就是給中國半導體公司一個進口替代的機會。


其次就是IoT的機會。IoT在過去10年當中大家一直在談,但是一直沒有真正起量。2018年,IoT又出現在大家的眼界中,IoT可能真的要來了。國內出現大量Wifi、藍牙芯片公司,比如樂鑫、上海博通、珠海杰理等,出現了許多智能家居終端產品。


最后就是新能源,包括新能源汽車。綠色環保是永恒的主題,利用半導體技術提高電能的使用效率,以及提高電網質量,實現節能減排。


05半導體投資迎來掘金期

中國政府歷來重視半導體行業發展,從90年代908工程,909工程;到2000年開始扶持設計企業,以及數百億規模的國家重大科技專項;到2014年開始設立大基金,希望通過市場方式扶持中國半導體公司。各種減稅政策不斷出臺,大基金二期正在設立中。科創板設立,目前過會公司1/3是半導體公司,為半導體投資基金提供寬闊的退出渠道。


中興事件以及華為被禁運事件,引起整個社會對半導體行業的重視。吸引了各種社會資本跨界投資半導體行業,比如房地產公司,恒大1000億投資半導體;家電公司格力發展空調用IGBT;互聯網公司阿里收購中天微進入半導體行業。


跟20年相比,中國已經形成較好的半導體生態環境,中國半導體公司引來黃金發展期。跟硅谷類似,中國本土有完整的半導體生態鏈,另外中國產生了一大批利用國際半導體供應鏈,具有全球競爭力的一線品牌系統公司。過去這些品牌公司從性能、風險考慮只用國際半導體供應鏈,現在華為禁運事件,給所有一線品牌公司敲響警鐘,從保障自身供應鏈安全角度出發,開始大力扶持本土半導體公司。所有產品線都對國內公司開放,只要性能、可靠性可以比擬,價格高也能接受。


06融資挑戰 

資本市場方面18年下半年開始持續至今資本寒冬,一二級市場出現估值倒掛。中國半導體公司策略是進口替代,常常是通過低價切入市場,隨后根據市場不斷迭代新產品,切入高端高毛利市場,但是這個需要過程,對于新興公司毛利較低。對投資者來說,投資回報率較低。但是整體來說市場及融資環境比10年前改善很多,出現很多專業投資人。


最后總結,個人認為



漢能投資·半導體行業組

作為專注于中國新經濟的頂級投資銀行,漢能投資長期為新經濟企業提供綜合金融服務。半導體行業組匯聚兼具半導體產業和金融背景的專業復合人才,主要成員曾任職產業鏈不同環節并擔任高管要職,包括IDM公司、EDA工具、芯片設計公司、晶圓代工廠及封測公司等。漢能投資半導體組將賦能半導體上中下游全產業鏈廠商,為其提供金融服務建議、合作資源連接和發展戰略咨詢,助力構建半導體產業生態系統。


5月1日足彩分析